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河北银行IPO步履蹒跚:辅导6年问题缠身

评论: 0 | 发布者: 于思洋 |原发: 新浪财经

放大 缩小

近日,中信证券发布了关于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银行”)上市辅导工作报告,表示“辅导对象河北银行目前仍然存在主要问题”。


在上述报告中,中信证券指出,河北银行存在营业执照成立日期有误、主要国有股东未提供尽调材料、房产手续不齐备、已经未处置抵债资产等问题,并将解决时间设定在了今年9月末之前。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明确的解决时间是在往期上市辅导报告中没有出现过的。这意味着,河北银行在接受上市辅导近6年后,上市进程或将提速。


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联系到河北银行董秘办置评,但其股东大会有关联系人则向记者表示,“在上市的事情上不接受采访”。


从证监会披露的IPO排队审核流程来看,截至8月9日,A股有16家银行处于排队状态,这意味着,河北银行登陆A股仍将付出不小的时间成本。


6年辅导期


河北银行的前身成立于1996年,1998年和2009年先后更名为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和河北银行。2012年6月,河北省委省政府将其纳入省级管理,成为河北省唯一一家省属地方法人银行。


2012年1月,河北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于境内上市,并正在接受中信证券辅导,至今其辅导期已超6年。2012年正值城商行第二波上市排队潮,盛京银行、徽商银行等10余家城商行位列其中。而2012–2015年的3年间,银行A股IPO陷入停滞,与河北银行同期表示进入上市筹备的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和锦州银行等均作出“弃A赴H”的决定,已先后完成港股上市,江苏银行、上海银行、贵阳银行则等来了A股IPO的开闸,2016年纷纷过会。


而河北银行在上市这条资本竞赛的路上显得不紧不慢,上一次受到关注在于其2015年内两次变更上市地点。2015年3月,河北银行在当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开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议案》及《关于本行转为境外募集股份的议案》等H股上市相关议案,由最初的A股换为H股。5个月后,又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则审议了《关于首次公开发行由H股调整为A股的议案》,拟上市地点又更改为A股市场。


继2015年上市地点的变更跟风波之后,河北银行进行了两次增资扩股,目前注册资本已达到60亿元。河北银行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二零一五年增资扩股实施方案》,完成定向发行新股7.81 亿股,并将总股本变更为50 亿股。在完成前述增资后,河北银行在2016年年末就着手第二轮增资的论证与沟通。在2017年8月,河北银行以 3.72 元每股的价格增发10.00 亿股,募集资金37.2亿元,其中10.00亿元计入股本,股本增至60亿元。


在完成这一次增资扩股,在资本充足上表现明显,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从8.84%提升至10.10%,从8.86%提升至10.13%,从12.62%提升至13.27%。联合资信在对其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增资扩股工作的完成,使得资本实力得到提升,为其业务的发展奠定了资本基础。


相对于多数资本充足率徘徊在“及格线”的银行来说,河北银行的两次增资扩股为其获取了些许空间。但实际上,河北银行作为河北省内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在河北省11家城商行中资产规模最大,截至2017年末,河北银行资产总额为3367.63亿元,唐山银行、廊坊银行资产总额排名中分列第二、第三,但资产总额仅为河北银行2/3,分别为2139.73亿元、2069.29亿元。


目前在A股与H股共有20家城商行已完成上市,但河北省的上市银行仍是一片空白。早在2012年,时任河北省领导就向河北银行提出要求,“争取跨入全国先进行列,尽快实现上市”。而2016年,河北银行董事长乔志强在媒体专访中,也对上市问题回应为:“争取最快,时间成熟了就去申报。”


经历6年的上市辅导,河北银行或许将在今年迈出上市进程的下一步。据证监会披露的IPO排队审核流程,截至8月9日,A股有16家银行处于排队状态,其中西安银行、浙商银行等9家处于“预先披露更新”;厦门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等6家为“已反馈”状态。而今年上半年,已有郑州银行、长沙银行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顺利过会,IPO审核进程已较2017年明显加快。


不良贷款率上升


目前河北银行已在河北省11个设区市和天津、青岛设立13家分行级机构,营业网点249家。另外,还发起设立了冀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平山西柏坡冀银村镇银行、新疆尉犁达西冀银村镇银行。


获取了资本充足率的空间,但在不断扩张过程中仍难以避免风险。2017年,河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上升0.12个百分点至1.61%,全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5亿元,同比增长10.94%,拨备覆盖率从2016年末的201.55%下降至2017年末的162.66%。


联合资信在对河北银行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也就此指出:“在不良贷款持续上升的背景下,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对盈利形成一定负面影响。”据河北银行年报,2017年实现营收74.14亿元,较2016年74.43亿元同比下滑了0.38%,实现净利润2.71亿元,较2016年的2.64亿元微增2.85%。


在河北银行2017年年报中,2017年9月其贷款转让达到了13.8亿元,而其转让对价为6.18亿元。对如此大额并大幅折价的贷款转让,河北银行在年报中未有更多解释。而类似的行为在河北银行并非个例,2016年6月与12月都曾出现,分别为转让5.34亿元和2.21亿元的信贷资产,转让对价分别为1.75亿元和0.18亿元。在今年A股过会的江苏紫金农商行,发审会就针对其核销应收账和转让不良资产提出了询问。


另外,河北银行在《2016–2017年发展规划》强调了其打造“环渤海区域领先的公众银行”的远景,业务也围绕着河北地区展开。据2017年年报,河北地区在2017年贡献了营收71.90亿元,占本集团74.14亿元的约97%,且较2016年的比例还有所提升,2016年河北地区68.28亿元总营收91.69%;而其发放贷款和垫款,在2017年河北地区占82.3%,2016年占比为81.85%。


而依赖地区同样受限于地区,在河北银监局发布的数据中,河北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60451.27亿元,比年初增加4522.40亿元,同比少增2478.8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09%,同比减缓6.22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增速0.75个百分点;而据河北银行年报,其2017年末存款余额为2102.24亿元,同比增速为7.9%,而这一增速在2016年为19.55%。


今年1月,河北银监局发布了对河北银行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因违规办理票据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要求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合计1080万元,另外还对承担直接责任的王文忠、黄平帅、张俊山、陈利强、李艳霞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万元到10万元不等。银保监会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共处罚银行业金融机构798家、罚没14.3亿元;从被处罚的案由来看,信贷、票据业务是违规行为“高发地带”。


有银行业人士认为,商业银行票据等业务处罚数量也较多,主要是因为上述业务是银行业乱象的集中爆发区,也是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和治理的重点领域。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河北银行去年的人事变动,或将增加其近期上市的难度。2016 年12 月,河北银行董事会同意姚浩俊先生辞去行长职务;2017年3月,河北银监局公布了关于李艳霞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李艳霞河北银行副董事长、行长任职资格。另外,河北银行在去年年末进行了董事会换届。今年4月,河北银监局对马兵、王玉贵、文员华、赵清辉等4位董事的任职资格予以批复。


监管部门对于IPO发行人最近三年内,董事、高层管理人员对公司的持续治理、经营有稳定性、持续性的要求。河北银行的这一人事变更,或许是河北银行图谋近期上市的一大阻碍。


(编辑:于思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