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Google的回马枪与百度的天穹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原作者: 刘兴亮 |原发: 刘兴亮时间

放大 缩小

01


八年来,Google重返中国的消息就像大姨妈一样,隔段时间就会来一次。


这些年,很多人的感受就像刚来月经的少女,既烦恼,又期盼,还痛。


但这一次的大姨妈,明显量特别的大。大到什么地步了呢?已经惊动了《人民日报》,表态欢迎了呢。接着,李彦宏也坐不住了,也发朋友圈表了态:「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这一次Google返华的消息,是外媒先爆出来的。找消息灵通的国际友人打探了一下,新闻源自Google内部人士。据说,Google的多个工程师团队正在开发一款搜索应用程序,能够限制被中国政府禁止的内容。


02


这种大姨妈式的周期性发作的消息,其实体现了中国网民的复杂情感。这些情感,既包括了老网民对Google的感情,也包括了大家对百度的不满,甚至顺带发泄了对于其他方面的一些不满。


我和Google的结缘,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当时某师兄兴冲冲的告诉了我一个美国的网站,说对搜资料大有帮助。


师兄是四川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川普。那时候,我从他口中听到的这个网站名称的四川话版本是「狗哥」。于是,在后来的几年内,我们那个圈子里的朋友都把Google称作「狗哥」。


?图/来源于网络


Google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创始人佩奇的同学安德森注册域名时拼写错误导致的。但可能由于Yahoo的缘故吧,这个美丽错误导致的词汇看上去很亲切。Yahoo和Google火了之后,国内出现了一大批域名里包含oo的网站。


今天的网红投资人杨守彬,N年前找我的时候,在做一个家政服务网站,域名就是把home中间的o,变成很多个。他跟我说,注册域名的时候,就是中间不断的加o,一直到能注册为止。所以直到这个网站倒闭,我都没记住域名里有几个o,好像是五六个的样子,也可能是七八个。


把Google带给我的那个师兄,后来经历了牢狱之灾。巧合的是,在Google离开中国的前后,他也离开了中国,远走他乡,隐姓埋名。


18年来,虽然经历种种,虽然Gmail因为抽风已不再是我的主邮箱,虽然Picasa里的照片都已转移到百度云,但Google依旧在我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我们那一批的互联网从业者的心里,Google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即使后来有了中文名字「谷歌」,但我还是固执的一直在使用Google。不光是我,周围一大批朋友都是如此。


03


这一次的Google回归,第一个采访我的媒体是《纽约时报》,采访内容在8月1日播出了。由于某种原因,采访内容你们是看不到了。核心观点给你们截个图吧:


接受采访的时候,我正在带家人在海边度假。挂了电话之后,看着眼前的碧水蓝天,我在想,8年前,Google为了不打扰中国互联网的碧水蓝天,毅然选择了退出。8年后,他们就忍心来打扰中国互联网的碧水蓝天?


回归而不打扰,那就就不是一个normal Google,而是neutered Google了。


若果,那就是:Google改变世界,中国改变Google。


neutered Google,将不再是我心中的那个Google。这样的Google,不回来也罢。


04


问大家一个有趣的问题:Google 的第一笔海外投资给了哪家公司?


答案是:百度。


2004年6月,包括Google、DFJ等在内的8家投资机构注资百度。其中Google投入500万美元,占股2.5%(8家机构对百度估值为2亿美元)。


按照Google的计划,是有可能要逐步收购百度的,但后来受制于「牛卡计划」。这是一种反恶意收购计划,百度将公开市场发行的股票称作A类股票,每股拥有1票表决权,而所有原始股份为B类股票,每股拥有10票表决权。一旦有B类股发生外部转让,该股份将立即转为同等数量的A类股。在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采用这一股权设置计划的,百度是第一家。


2006年4月,「谷歌」这个中文名字诞生,标志着Google全方位进入中国市场,至此,Google已经完全放弃了收购百度的战略。


又过了两个月,也就是在入股百度两年后,Google售出所持百度全部股票,套现6000多万美元,平息了不利于Google在中国搜索市场发展的负面影响。受此消息影响,百度股票下跌近5%。


投资入股与「牛卡计划」,是Google与百度恩怨情仇的一个缩影。


05


Google和百度,此刻的市值分别是8686亿美元和794亿美元。也就是,Google几乎等于11个百度。如果Google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的话,这个差距还会更大。


两家公司几乎同时起步,现在差价为何这么大呢?


私下场合,百度的一位早期创始人如是评价:百度想变现,Google想改变世界!这个决定了很多事情的选择。


关于这事,我写过很多文章,这里不再赘述。有兴趣的可看看文章后面的几个链接。


06


李彦宏在朋友圈里表示:如果现在Google回来,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图/来源于网络


过去的PK,是不是真刀真枪,这事不能说太细。如果这次Google真的能够回来,要看是以什么身份回来。如果回来的是neutered Google,在搜索这个市场,百度还真能赢。就跟我在《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的,市场需要的是Google,而不需要第二个百度。


其实,对于当下的Google,最可怕的不是搜索引擎,也不是AI。AI未来可能会可怕,但当下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什么呢?答案是Android。


上个月,欧盟对Google开出43.3亿欧元的罚单,创下了史上反垄断的最高纪录。此次开罚单,欧盟针对的就是Android,对其反市场竞争行为提出了三项具体指控,即:


● Google要求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制造商把谷歌设为默认搜索引擎,并在设备中预装Chrome浏览器,这些才能够让它们进入应用商店Play;


● Google禁止制造商销售搭载竞争对手基于Android开源代码编写的操作系统的移动设备;


● Google给予设备制造商和移动网络服务提供商财务奖励,以提供自己的搜索服务作为唯一的预安装选项。


这个事实,从一个侧面很好的反应了Android的强大。当下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才是Google最可怕的地方。光这个杀手锏,就不是百度可以比拟的。


有了这个杀手锏,真刀真枪的干,在一个公平公开的擂台上,Google可傲视天下。


07


话又说回来,Google能不能再返回中国,可能也就事关我们这一代网民的情怀。


在长城内长大的新一批年轻人,人家是不关心的。Google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个符号,听过而已。


无论如何,还是希望Google能够归来,归来时仍是少年,是那个normal Google。


(转自:凤凰网科技)


(编辑:王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