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双边贸易抬头全球格局生变 中国经济加快结构性改革是题中之义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见习记者 / 李汶佳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时间7月25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声明称,他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将积极推动美欧新的贸易协定的达成,并同意双方在贸易磋商期间暂不实施新的关税。


声明中提到,美国和欧盟同意首先要共同致力于零关税、消除非关税壁垒、消除对非汽车工业产品的补贴。同时,将在服务贸易、化工、医药产品以及大豆等领域减少贸易壁垒并增加贸易量。


其次,美欧同意加强能源战略性合作。欧盟想要从美国进口更多液化天然气(LNG)来使得其能源供给更加多样化。


再次,双方还同意围绕标准展开紧密对话,以此来放宽交易,减少官僚障碍以及降低成本。并共同致力于保护美国与欧盟的公司,以期更好地保护他们免受不公平的全球贸易行为的侵害。为此,美欧将会与有着类似想法的伙伴紧密合作,推动WTO改革,去解决不公平贸易行为,包括知识产权窃取行为、强制性技术转让行为、工业补贴、国有企业造成的扭曲以及产能过剩问题。


此外,美国和欧盟还将就解决钢铁与铝的关税以及报复性关税问题继续保持磋商。


不得不说,这份声明及时地纾缓了美欧之间因不断相互威胁向对方发起新一轮贸易战而导致的十分紧张的贸易关系。


几家欢喜几家愁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7月27日刊文称,特朗普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面之后所发的“推文”,比G7会后发的语气和气许多。他在访客离开白宫几小时后,大力赞赏双方为了避免跨大西洋贸易战而签订的联合声明。


特朗普自己也在“推特”上写道:“欧盟代表们告诉我,他们会购买我们尊敬的农民更多大豆,而且,他们也会购买很大量的天然气!”他在另一篇“推文”里又说:“很高兴与欧盟的关系再次步入正轨。”


“这是容克欧盟的胜利。”欧盟国会议员费尔贝尔说:“特朗普渐渐从压力中获取教训。这很好,而且现在大家也慢慢认识到,只有在伙伴关系强的时候,美国才有办法强盛。”


英国《金融时报》也在同一天透露,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她的女发言人表示,她对这一协议表示欢迎,而欧盟委员会在对美贸易谈判中可以“依靠德国的持续支持”。


德国主要商界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负责人迪特尔·肯普夫认为,该声明“发出了欧盟和美国之间缓和紧张局势的重要信号”,“跨大西洋贸易中关税螺旋式上升的趋势似乎已被遏止”。


不过,与美德领导人的欢欣鼓舞不同,也有人对美欧的共同声明表达出了不满。


就在该声明发表的第二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便率先发难,他认为容克与特朗普之间的会谈是“有益的”,但不赞成欧盟与美国达成新的大规模贸易协议,特别是在遭到美国威胁的情况下,另外容克与特朗普达成协议的具体细节也需要澄清。他明确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应就撤回钢铝关税“拿出明确态度”。除此之外,他还特别强调,双方之间的贸易谈判不应包括农业问题。


与马克龙一样,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也对协议持保留意见。“西班牙不相信单边主义,也不相信某一特定经济体在国际贸易中把自己的政策和标准强加他人。”


德国商界及反对党对美欧的贸易前景更表示出了相当程度的担忧。他们注意到,特朗普总统对自由贸易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反复值得警惕,何况容克并未从特朗普那里拿到任何实质的好处。


美欧声明影响对其几何


对于此次声明的影响,有分析认为,这份仅用三小时便达成的意向性协议遭人诟病的原因主要在于“缺乏细节”。观察家们批评这份所谓的贸易“停战协定”措辞笼统,含糊不清。在钢铝关税、液化天然气入欧等关键问题上仅象征性表达了“想要”解决问题的意愿。也就是说,其法律意义相对偏低,具体落实仍有待解决。


但对特朗普而言,谈判的一大要旨,就在于通过施压与接触,声势浩大地缔造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细节本身并不重要。有报道称,特朗普只是希望把大豆跟天然气当做接下来一段时间宣传的卖点。更有欧盟官员坦承,华盛顿十分明白容克作为欧盟内部的“协调者”,除了能给一些模棱两可的承诺之外能够提供的“帮助”有限,可他们仍非常坚持要把大豆放进条款里。


而另一个特朗普想要推销的商品——液化天然气也是一样。两年前,欧盟接受了要增加液化天然气进口的想法。但是不管是用价钱还是数量来衡量,美国的液化天然气都无法同俄罗斯竞争。俄罗斯供应的天然气是管道天然气,既安全又稳定。特朗普在媒体面前说的话“液化天然气可以帮助欧盟”,也只不过是借用欧盟曾经的论点。


不难看出,欧美达成的“协议”大多是方向性、态度性的表述,并无落实协议的时间表、细节,亦无争端解决机制等。在“协议”里,美方没有明确同意停止对欧盟钢铝产品增收关税。至于欧盟关心的另一大议题——汽车关税问题,“协议”里也没有做出任何具体承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采访时对此分析称,容克此次与特朗普会谈的结果一定程度上显示出了欧盟立场的后退。在美国仍旧维持对钢铝加征关税的情况下,欧盟在农产品和能源问题上作出让步,并在WTO改革问题上对美随声附和,实际上越过了之前给自己设定的“对美不妥协”的红线。


崔洪建还进一步说明,指出这不过只是一个救急的做法。欧盟选择先“放弃”钢铝关税,来极力避免汽车关税战的爆发,其结果很难预料。


作为输美工业品的主要提供者,德国被普遍认为是本次会谈结果的直接受益者,但显然“协议”中涉及的一些条件并不符合欧洲其他国家的利益。尤其是农业,将会触及法国人的关切,因为法国是欧盟第一大农业国,法国对农产品补贴高,农产品是法国外贸的主要产品之一。这一次“协议”提及到了大豆,自然引起了法国人的注意。因此,同样一个的结果,法德的反应不尽相同,与两国外贸结构的差异有着密切的关系。


双边贸易在“抬头”?


当前,国际贸易形势变得愈发复杂,特别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不确定成为了国际贸易的“新常态”。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还先后退出了此前主导推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TTIP),以及要求加拿大和墨西哥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进行重新谈判,为此不惜主动制造贸易摩擦。


因而,有观点认为美国虽然没有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但从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大搞贸易摩擦、四处征收关税起,世界贸易组织这一多边贸易的代名词在美国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结合不久前日本于欧盟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立全球最大贸易开放区这一事实,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徐瑾表示,相较于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目前双边贸易“抬头”的倾向性已十分明显。


对此,中国国际贸易问题专家马宇认为,未来WTO将名存实亡的可能性正在升高。美国和欧盟两大经济体,未来签署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将使世界经济发展进入新的平台,可以称之为21世纪平台。这种双边的自贸协定开放水平有可能超过原来的TPP,可以说是一步到位。一部分国家也会紧随其后,如澳洲、韩国、东南亚等。中国如果不跟进,将意味着重新回到入世之前状态,有几率在国际贸易中被边缘化。


但是,也有学者指出,现实不会发展到如此悲观的地步。整体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因谈判地位不同或许偏好签订对己方有利的双边贸易协定,而那些经济实力相对不那么强的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则更倾向于定立多边协定,以保护自身合理的利益诉求。


日前,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透露,“日本无意与美国签署美国所要求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来回应前一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称有意签署与日本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说法。


他提到,美国对日本贸易确实出现赤字,但情况与1980年代不同,当年对日贸易赤字相当于美国整体贸易赤字的53%,目前仅为9%。虽然日美双方同意通过经济对话,讨论如何改变美国对日本贸易赤字情况,但不会单方面屈从于压力。



世贸组织无法被取代


有研究显示,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是许多国家加入WTO的一个关键,其目的是为了减少和“激进的美国单边主义”之间的冲突。自1995年以来,这些国家的目的已经实现了,美国一直借助WTO的法律框架来挑战其他国家的贸易行为。当然,在WTO框架下,小国也可以成功挑战大国的政策,以证明该机构的制度是合理、有效的。


可是,目前美国对上诉机构的职能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满,在美国奥巴马政府2016年的决定中,该政府就曾经反对重新任命上诉机构成员,而特朗普政府则延续并发展了这种做法,目前已经阻止了所有新成员的任命,令WTO最重要的仲裁体系陷入名存实亡的瘫痪状态中。


这或许是一部分学者口中多边贸易机制不再具有魅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何伟文却不这么看。他认为世贸组织目前是无法被取代的。


何伟文分析,眼下美欧所“倡导”的自贸协定只是一种机会主义的愿景,实现前景渺茫。一方面欧盟是以一致通过为议事规则,只要有一个国家反对就可能泡汤,法国总统马克龙如今已表示反对;另一方面特朗普要的是立竿见影的“政绩”和选票,那些费功夫的事,他未必有兴趣真的落实。对他来说,新闻造出来,拉升支持率,剩下的其实根本不重要。


说到底,美欧日的相互贸易只覆盖世界贸易一小部分,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都不大。据美国官方统计,2018年1-5月,美国商品进出口总计17057.94亿美元。按区域分,最大贸易伙伴是亚太,5304.30亿美元,占总额31.1%;其次是北美(加墨),5062.57亿美元,占总额29.7%。与欧盟贸易额仅3315.51亿美元,占19.4%。


在亚太各贸易伙伴中,美日贸易只有882.06亿美元,占5.2%。欧盟的主要贸易伙伴也不是美国,而是区内贸易。2017年欧盟出口总额中,区内贸易占64%。美国占欧盟外贸16.9%,仅略高于中国(15.3%)。日本只占3.5%,排在瑞士、俄罗斯、土耳其之后,居第6位;不及中国1/4。


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既非美国,亦非欧盟,而是中国。2017年美欧、美日、欧日贸易额之和约10670亿美元,尚不及中国与RCEP伙伴的贸易额(13331.92亿美元)。


而且,美欧日没有覆盖全球供应链的全部。因为美欧日都占据商品生产高端,属于水平分工和水平竞争,缺乏原材料和中间品的生产,也缺少组装。这部分多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进行。因此他们需要与后者进行大量贸易。美欧日加与新兴发展中国家一起,才能构成全球供应链。这也是为何美日和新兴与发展中国家贸易额,往往大于它们之间的双边贸易额的缘故。


所以说,即便美欧、美日历经数年终于达成某种程度的自贸协定,加上欧日自贸协定,也只是美欧、美日和欧日三个跨区域双边协定,远远不是世界贸易安排的全部。它们要制定规则,也只是局部规则,或是多边贸易规则的补充。规范全球贸易和全球供应链的只能是多边贸易机制,多边贸易机制只能是以目前已有164个经济体的世贸组织为中心。


中国应如何看待全球贸易格局的变化


在全球贸易格局正逐步发生变化的当下,根据海通证券研究所的研究员姜超给出分析,目前的贸易格局对中国的短期影响有限。WTO公布的美国、欧盟和日本贸易加权平均关税,其税率分别仅2.4%、3%和2.1%,而中国的加权平均关税税率是4.4%,整体上看绝对差别并不大。


从货品类型来看,中国对美、欧、日出口最多的是机电、音像类(约占40%,主要是手机、电脑、家电、机械等),这部分大多不是美欧日之间贸易的主要产品,自贸协议生效后可能仅对部分机械、家电类产品带来较明显替代效应。而中国对美、欧、日的纺织服装鞋帽和杂项类的出口占比合计约25%,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美欧日之间贸易进行替代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所以,即使是最悲观的假设,欧日互免关税对我国出口规模和GDP实际增速的拖累也仅0.28%和0.05%。


但必须认清的是,这三大发达经济体对贸易规则改进的方向是有共识的。早在5月底,欧美日的贸易部长就发布一项联合声明,在产业补贴、技术转让、市场导向等问题上曾达成共识。如果美、欧、日真的重新构建一个排除中国在外的贸易组织进行自由贸易,那么随之带来的结果或将是我国顺差的大幅萎缩,进而给人民币汇率带来更大压力,甚至更深远地影响到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参与程度,阻碍产业发展和技术进步。


因此,着眼于长期,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应当适度提升。当前中国人口红利正逐渐褪去、资本投入过剩又引发债务问题,通过改革和开放释放活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性就更加凸显。如果发达经济体未来重建贸易规则,最悲观的结果不外乎是外贸形势退回到加入WTO之前,那么不妨逆向思考,当年为了“入世”中国曾经进行了深刻而痛苦的改革。这一事实不断提醒着,为避免最悲观的结果出现,中国有理由稳步推动市场化改革和加大开放力度、提升经济效率,着眼长期、转危为机!


X banner left
X banner righ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