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谢昱航:实现国资国企改革的关键性突破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评论员 / 谢昱航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


40年时间,中国GDP年均名义增速高达14.5%,经济规模增长了22倍,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比重增长了约14个百分点。40年前,中国人均GDP 381元,是当时世界上典型的低收入国家;2017年,中国人均GDP 59660元,已经跻身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


改革开放让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


改革开放与经济腾飞的内在逻辑,当然是通过制度重构,改变了中国资源配置的方式,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经济效率。国内市场化又与国际化有机结合,为经济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停滞和减速改革开放,只能坚定不移,让改革开放再加速,引领改革开放不断深化。


在中国的改革攻坚中,国资国企改革是尤其重要的内容之一。所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重要契机,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推动改革取得新突破,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联系实际,国资国企改革的基础性关键领域,集中体现在国资监管体制、混合所有制、兼并重组、员工持股等方面。


业内的共识是,国资改革的核心,是出台出资人监管权力和责任清单,科学界定出资人监管边界。以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推动国有资本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推进经营性国有资产集中统一监管,从而使国企真正成为独立市场主体。也就是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


管“资产”是管人、管事、管资产三位一体的监督管理模式,实质就是管企业,存在的问题是定位、授权不清,监管过多,管得过死,企业活力不足;而管“资本”的核心是授权,主要是经营股权,通过股权投资、股权管理,不断提升股权价值,然后把股权卖出,实现资本增值和有效配置,管理和运营的都是资本,遵循的是市场规律。


国资监管能否真正构建一个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关键在于能否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在推进,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域都有动作,并且取得一定进展。据媒体报道,目前十二大军工集团已经全部完成央企改制,涉及69家央企集团、8万亿元总部资产,以及3200家全民所有制子企业。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混改,表述为“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推进,一则说明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途径,可以促进国企转换经营机制,放大国有资本功能,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同时使参与混合所有制的各种所有制资本都能实现最大价值;二则意味着这个改革尚处于试点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摸索和积累经验,所以要稳妥推进,以求改革取得实质性效果。


兼并重组是新一轮国企改革重点之一。据相关资料,国务院国资委先后主导完成了19组、36家央企的战略重组,中央企业数量减少至97家。但重组不以压缩数量为目的,重在结构优化和质量提升。要通过重组实现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盘活存量,减少重复建设,优化国有资本的布局与资源配置。接下来,在装备制造、煤炭、电力等领域,兼并重组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员工持股在国企改革中具有很大的挑战性,在实践中曾有过反复。究其原因,在于难以把握“激励员工”和“保全国有资产”之间的平衡。一旦处置不好,就会引发“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今年2月,央企首批10户员工持股试点企业已经全部完成首期出资入股,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实践中,仍要持续解决员工持股的平均化、形式化、外部化以及内部人控制、激励的短期化等问题,让员工持股真正成为提高企业运营效率、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激发员工积极性和创造力、改善企业治理结构和产权结构的重要手段。


国资国企改革方向明确,并且有完整、详细的蓝图和相应的政策体系,现在要做的是实质性推进。


“执行难”是重要改革中普遍会遇到的问题,只有解决这一问题,改革措施才能真正落地。借着改革的强烈氛围和强大的政策推力,真正解决国资国企的痛点难点,让国企获得持续不断的前进动力,受益的远不只国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