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苏培科:要防止金融监管目标跑偏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评论员 / 苏培科

在五一假期前夕,央行联合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正式公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再次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

其实这份资管新规早已于3月28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只是一直没有对外正式公布。此前,有一些渠道提前释放了资管新规的一些内容,包括笔者在内的市场各方也做了不同程度的解读。笔者的解读角度,主要是从资管新规看中国金融监管脉络和中国金融监管的新时代。

现在,资管新规全文已经公布,我们可以稍微细致地观察新规的亮点,以洞悉未来中国金融市场的走向。

这次资管新规没有再纠结上位法的法律从属关系,指导意见更像一部金融监管法,不再拘泥于以往的框架。

资管新规的核心,是要打破刚性兑付,真正实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为了打破刚性兑付,金融机构除了不得保本保收益,还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这对金融机构而言自然不再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投资者以后投资则不能太任性。

资管新规还抬高了合格投资者的门槛,即个人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人民币,企业投资者在近一年的净利润不得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而且,这些合格投资者还不得使用贷款投资,不得使用发行债券筹集的非自有资金投资资管产品。这意味着未来的金融投资将严格限制杠杆资金的进入。

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将资管产品直接投向信贷资产,这是为了避免金融资产风险的内部转移。未来的投资者要求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否则很可能成为风险转嫁的对象。

另外,新规对资管产品投资上市公司也做了明确的界定:公募资管产品投单一上市公司不得超过该公司流通股的15%,同一金融机构发行的全部资管产品投资单一上市公司不得超过流通股的30%。此举是为了防止类似“宝万之争”等资管产品举牌、控制上市公司的行为,避免用金融高杠杆来控制实体经济。

资管新规还对近几年涌现的金融科技和智能投顾进行了规范,要求智能投顾必须取得投顾资格,非金融机构不得借助智能投顾变相开展资管业务,防止再有人打着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的幌子从事非法金融活动。

新规明确了资管产品的监管主体是央行,央行负责资管产品的数据编码和综合统计,并安排过渡期实施“新老划断”,在2020年底前彻底结束不合规矩的存量资管产品。

综上观察,新的金融监管意见思路清晰、立意较高,希望在执行中不会走偏。

换个角度看,新规将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再次强化,把防范风险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从国家金融安全角度看,这个目标完全没有问题。需要注意的是避免过严的监管损害投资者利益、伤害市场生态环境。

以目前的金融监管为例,为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急速去杠杆和全面穿透式监管,让市场流动性出现蒸发,金融市场不但没有快速稳定和安全,反而被釜底抽薪。市场流动性又缺乏补充机制,资金成本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因为供求关系改变而不断抬高。

因此,在严监管的情况下,必须注重市场流动性平衡和流动性供给。“休克疗法”会加剧市场波动,毕竟,危楼不是一天建成的,金融监管应该讲求节奏和策略,从而避免监管本身制造新的系统性风险。

另外,我们还要清楚金融监管的核心宗旨和目标究竟应该是什么?金融监管应该唯上是从还是对下负责?监管对象究竟是谁?

其实,以前中国证监会网站顶端的那句口号应该是监管工作的核心,即“保护投资人权益特别是中小投资者权益,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事实上,这些年的实际情况是,中小投资者99%都成了韭菜。不但没有被保护,反而成了受伤害的对象,这也是中国股市信心不振的主要原因,显然也是监管宗旨和目标跑偏了。

那么,现在如果一味强化防范系统性风险,则法律框架与监管安排对投资者的保护目的,就可能发生轻微改变,毕竟投资者的盈亏引不起系统性风浪,只有大的金融机构才是系统重要组成,应该受到重点监管。

只有让监管者明白该监管谁和该保护谁之后,监管才能走上正路,市场才能回归良性。

因此,一定要平衡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保护投资者权益之间的关系。尤其在监管执行过程中,务必要避免走偏,力争让二者统一起来,防止厚此薄彼。 

返回顶部